青花鱼鱼鱼鱼

嗯没什么个人介绍,去看主页置顶

安全感(群秀)

 

秀秀生日篇~ 赶个末班车

小小的搞一个生日par,谢谢大家观看

  


  窗外的小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整天,今天是周六,李程秀在家里休班。邵大忙人的公司里刚刚谈成一笔大生意,正忙的不可开交。


 

 邵群坐在硕大的办公桌前揉着眉心,他最近几天忙的没日没夜,一连好几天都只是在办公室里凑合着睡一会,连李程秀的面都几乎见不着,抱着香香的老婆睡个好觉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李程秀体谅邵群的忙,电话也不敢打,自己一个人上班带孩子忙得连轴转。

 

   

 

        临近晚上十点钟,邵群才把脑袋从电脑上移开,看向日历,才发觉今天是6月29日。这个日子还被他用红色的水笔圈起来,批注了一行“老婆生日”几个小字。

  

        邵群突然站起身,愣了愣神,他居然把李程秀的生日忘掉了。他晃了晃脑袋,企图赶跑那些恼人的资料和数据,拎起外套就大步跑出办公室。

        办公区还在加班的人数屈指可数,邵群连正眼都没留给他们,只匆匆留下一句“辛苦了”就往外跑,在回家的路上转了好几趟才找到一家还没关门的花店买了一大束玫瑰。

  


       站到家门口的一瞬间,邵群要开门的手顿了顿,抬手理了理慌忙跑回家而松散的衬衣和领带。不料这时,门开了——

  


       李程秀上身穿了一件邵群的白色衬衣,没有穿裤子,衬衣下摆有些松垮的遮到大腿根部,两条细腿白的晃眼,李程秀眼神huan 散,眼角有些红肿,虽说有些刻意的掩饰和躲避但还是不难看出他哭了一场。

    


        李程秀盯着邵群怀里的一大束玫瑰出了神,良久,丢下一句“回来了”,就转身往屋里走。

  

        邵群匆忙把花放到玄关门口,连鞋都没来的及脱掉就径直走到李程秀身后,从后面环住了他。


        以往李程秀一直很喜欢邵群这样抱住他,认为这样很有安全感,尤其是整个身体都靠在邵群坚实的 xiong 肌上,总会让他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是小动物寻求安全感的本能似的。

  但是今天晚上,李程秀轻轻的松开了邵群紧扣在他腰间的手,从他怀抱里钻了出去。

  


      “时间不早了,快睡吧。”李程秀走进正正的卧室为他关上了小夜灯,又沉默的退了出来走进他和邵群的卧室。

  


       邵群很纳闷,难道李程秀今天对他怎么冷淡只是因为他忘记了李程秀的生日吗?他又在心里默默的否定了这个答案。李程秀一向是通情达理的,根本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影响了感情。

  


        邵群洗漱完,走进卧室,看见李程秀把自己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头棕黄色的毛发,邵群一向是觉得这个样子的李程秀很可爱。但是今晚却顾不上了,他把小小的缩成一团的李程秀搂在怀里,却又被李程秀躲了出去。邵群抬手一抹李程秀的脸蛋,湿湿的。

  


       邵群慌了神,有些强硬的把李程秀的身子扭过来,半强迫的使着李程秀正脸面对着他。

  

       “老婆,你怎么哭了”

  "你干什么——"

  两句话几乎同时出口。

  


        邵群两只手臂撑着李程秀的肩膀,眉心拧成一团,焦急的盯着李程秀。邵群拉着李程秀的手,把他拉进自己怀里,一双长了薄茧的大手附上李程秀的后背,一下一下的轻轻安慰着李程秀。

  


       “老婆,你给我说,到底怎么了!”邵群有些急躁的挠挠头,他当然不敢和李程秀发火,可又不甘看着李程秀埋着心事又不说出来,尽量压低了火气,音量也渐渐低了下去。最后居然转变为央求的语气。

  

       突然,邵群的手机响了一下,是助理小周发来的消息。

  对话页面没说什么,只是一张照片。背景杂乱,画质模糊,一看就是不知道什么人刻意偷拍的。图上是穿着一身西装,坐在包厢里谈生意的邵群,只不过照片里的邵群,怀里 lou 着一个女生,从背影不难看出,那是戚茗。

  

        戚茗和邵群家里的生意有不少交集,有些场合两个人碰面也是常有的事。不过两个人倒是很默契的没有提过他们之间发生的任何事情,外人看来也只不过是生意上的伙伴。

  

       那天晚上戚茗喝的有点多,一个劲的往邵群那边靠,邵群一直在有意的躲避,可还是一个不小心被小碎催拍到了。再加上那天邵群喝酒后稍带红润的脸颊和微微的笑意,不能怪李程秀看到以后误会。

  


       “老婆,我和她真的——”

 

       “你,还是放不下她对吗?”  

  又是同时出口的话和之后无尽的沉默。

  


       一滴眼泪从李程秀的眼角溢出,滑过好看的鼻尖和下颚线,打在邵群的指尖上。

  

       一滴,两滴,落在邵群的心上,浇灭了邵群的满腔热血。

  “对不起。”

  “我没有给你足够的安全感。”

  

        邵群拉过李程秀,把他抱了个满怀。邵群一下一下的 轻轻啄着李程秀的眼尾,将那一颗颗腥咸的泪珠咽下去。顺着泪痕向下,wen 到他漂亮的  chun 珠。

 

    “以后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邵群的人。”


  END.


 

    感谢大家喜欢~

    爱你们~

  


KQ 红与黑 (7)

小可爱点梗,停停子的生日篇

邪教预警,ooc预警,不喜欢看的别来


        


        三月二日,恭州市雅志园A栋701室。



        临近六点,繁华的市中心华灯初上,人声嘈杂。江停在那偌大的落地窗前停下脚步,关掉了音响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young and beautiful》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最近市局里最棘手的要案总算告一段落,吕局给每个人放了三天的假期。三月二号,正是假期的最后一天。

 


   “叮铃铃,叮铃铃”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屏幕上俨然是一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

 


    "快下楼,我在你楼下。"闻劭低沉的嗓音划破沉寂。

  在楼下迎接江停的是一辆黑色的越野车以及闻劭手里的一大捧玫瑰。

 


     闻劭看见从楼道里跑出来的江停,眼底浮现了一抹笑意。或许只有面对江停时他的情绪才会表达的如此浓烈。

 

     他一手揽过江停的肩膀,把江停扶上车座。

  


        “生日快乐,我的红皇后。” 

  

        “上车。”

  


        闻劭带他来到了恭州市郊的一栋别墅。别墅正面对这海滩,地点选的恰到好处。雪白的浪花拍打在沿岸的礁石上,空气中略带了一丝腥咸。

        江停在一阵一阵海风中,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哪怕已经是三月,恭州是也没有一丝要回暖的迹象。

        江停一向是怕冷的,怕疼的。在警院上学那会和吴雩做室友那会儿,桌子上永远堆满了红花油和布洛芬。只不过身为警察的江停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展露一丝一毫的脆弱,哪怕是闻劭或者严峫。久而久之他习惯了永远对外人的那一面是坚硬的铠甲,将自己心中的那一份炙热包裹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江停搓了搓被冻红的指尖,不解的问。

  “早年我做卧底‘铆钉’的时候,就住在这里,这儿位置好。不过现在我住在中缅边境线那边,这里早就没人了。最近我要在恭州这边处理一些生意,就继续过来住了,如果你喜欢就陪你在这里多住几天。”

  

       江停当然知道闻劭是为了江停才不远千里赶到恭州的,所谓的生意其实就根本不存在。

  

        “说人话。”

  

        “我想你了。过来看看我的红皇后,顺便处理下生意,不可以吗?” 闻劭眼见谎言被拆穿,依旧不死心。

  


   江停闻言叹了口气,抬腿就要迈进别墅。

  


        别墅内破天荒的没有装修成欧洲巴洛克风格的建筑,而是以现代轻奢风格为主,还算比较符合‘铆钉’的身份。只是在客厅硕大的落地窗前摆了一家三角钢琴和一把小提琴。原来闻劭还记得江停小时候总是喜欢在剧院里弹琴,哪怕江停从来就没条件学钢琴.但在闻劭眼里,江停无论弹成什么样子都很好听。

 

     “原来这么多年了,你还记得。”

 

     “当然,关于红皇后的每一件事情,我都记得。”闻劭替江停掀开琴罩,抬头对上江停那双清澈的眼眸。“想弹一首试试吗?”

  


       “好啊。”

 


     舒缓的琴声流泻房间,汇与大海,谱写成一张只属于黑桃K和红心Q的乐谱。窗外的最后一抹余晖沉落西山,潮汐渐渐褪去。

        这里日终与山,水归于海,尘世间的一切仿佛定格于此。海域的那边是灯红酒绿的闹市区,无数的霓虹灯倒映与海平面,歌舞升平;海域的这边尽是悠扬的琴声交织,彼此缠绵,不胜言语。

        那年仲夏傍晚,七月未央成为心中永恒的记忆。

  I will never let you go

  Until the sun's been taken 

  And you know that time is coming

 

       END.

 


一发完,

大家看完记得留一个红心蓝手手哦

爱你们


  .......

KQ 红与黑(6)

人物归淮上,ooc归我

邪教预警

仅供娱乐不要杠,写着玩的

感谢大家喜欢



       昏暗的大厅响起一阵优雅的古典乐,空气中弥漫着尼古丁的烟草味,舞台中央站着一位带着小丑面具的主持人,正悉心引导宾客入座。

       二楼正中间的小房间里坐着一位西装笔挺的英俊男人,手里捏着一张红心Q的纸牌,另一只手搭在身旁那个瘦弱青年的肩膀上。忽然大厅里的灯光灭掉,只剩桌上快要熄灭的蜡烛带给人们一丝微弱的光亮。这表面上是一场盛大的拍卖会,但在这背后又有多少数不清的邪恶与黑暗在等待着人们。

 

   “今天我们的第一件拍卖品是一件从公海打捞上来的明代柴瓷一件,起拍价八百万欧元。”这件珐琅茶杯的釉面光泽,温润如玉,在聚光灯下散发出碧玉一样的清绿色。


        都说柴瓷是“天下第一瓷”,比得过清代最高级别的青花瓷和汝瓷,一套好的柴瓷甚至价值连城,即使是柴瓷的碎片也值得大户人家倾家荡产。但在坐的所有人,甚至都没有兴趣往那瓷器上瞟一眼,更不愿花几百甚至几千万买一件不能用,不能卖,只能放在家里观赏的瓷器。

  

     

        以至于前几件瓷器一起跟着被人冷落,台上的‘小丑’,好似是为了迎合台下各位老爷的兴趣似的,知道台下的每一位宾客都大有来头,即使是宾客身旁跟着的几位保镖也只能看出训练有素,如果得罪了其中一位,更是连全家的命都陪上也远远不够。从第十件拍卖品开始,便渐渐的增高了价格,恢复了拍卖会应有的氛围。

  

        …  …

       

       "我们的第十一件拍卖品是乔治四世的玫瑰手枪,枪支外壳是由300颗一克拉的碎钻点缀而成,起拍价四百万欧元",过了几秒钟,闻劭缓缓举起手中的牌子,微微点头示意,“六百万欧元。”

  


        此话一出,台下的人微微躁动。黑桃K是典型的实干派,平常不会无缘无故的买一个没有子弹的空壳,还肯花600万欧元。

 

     就连江停都忍不住看向闻劭:“你买这个干什么?”

 

    “为了配我们红皇后的气质。”

  

      “可是这是乔治四世送给他的未婚妻的,我又不是女的。”

 

   “这不重要,我是要把它拍下来送给我的红皇后的。”

 

    教堂的钟声刚刚敲响第十下,小丑立马宣布拍卖结束,并在台上恭候宾客离开。等到多数人流散开之后。小丑站起身,将厅内的灯光调的更暗些了,他从台下拎7上来一个小小的保险箱,在众人的注视下轻轻将它打开,两袋亮蓝色的‘蓝金’发出妖颜魅惑的光泽。

 


     尘世间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突然一阵警报声响起,众人皆惶恐的看向小丑,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不绝于耳,有人甚至不管不顾的四处乱冲,想要逃离这里。

  只短短的几秒钟以后,几位全副武装的特警从四面八方冲进来,团团围住大厅。为首的那人衣着得体,只配了一把手枪,金丝框边的眼镜里满是沉着和处事不惊。

 

     那是秦川。

 

     江停的瞳孔骤然一缩,最近几年秦川不是在黑桃K的手底下做事吗?恭州那边虽然知道秦川是黑警,但因为秦川之前的重大立功表现判定他是以三级警督的身份在那年的爆炸案中牺牲了。他,他又怎么会又一次以警察的身份出现在江停的面前呢?

 

    “好久不见,江支队长。

 

     江停惨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秦川便自顾自的说起来。

 

   “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能再次做回警察吧。这份工作对我而言很重要,不管是在缅甸还是中国大陆,最起码警察的身份能给我铺一条后路。三年前我就在吕局那儿打好招呼了,通过社会招考进的建宁市公安局。我和他们之前都认识,相信在这方面瞒过刘局还是很容易的。”

 

   “砰——”没装消音器的枪声是震耳的,硝烟顿时弥漫整个会场。台上的小丑突然大叫一声,随即跌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一颗子弹穿透他的胸膛,脸上的面具被人摘下,丢在一旁任人践踏。

  “杀,杀人啦!——”大厅内的尖叫声不绝于耳。

  

        江停连尸体都没顾得上看一眼,飞速跑上二楼与黑桃K回合。

 

   “你去哪了,刚刚怎么没看到你。”闻劭表面平静,情绪并没有被一具新鲜的尸体而惊起一丝一毫。

  “秦川来了。”江停同样是内心波澜不惊。

 

   “哦,是吗?”闻劭接来手下递上来的保险箱,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对准保镖一人一下点射,还没等保镖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结束了生命。

  

       闻劭望了望台上新鲜的尸体,低下头微微叹了口气,"可惜了,不过死了就死了吧。"他牵起江停的手,向门外大步走去。

 

    “他们的生命哪有你重要。”



这一篇是一发完

欢迎大家评论区捉虫~

求红心心❤️


KQ 红与黑 (5)

邪教预警,ooc预警

文章观点不代表作者观点哦

一发完

严江过激粉左上角哦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哦~



昏暗的大厅响起一阵优雅的古典乐,空气中弥漫着尼古丁的烟草味,舞台中央站着一位带着小丑面具的主持人,正悉心引导宾客入座。二楼正中间的小房间里坐着一位西装笔挺的英俊男人,手里捏着一张红心Q的纸牌,另一只手搭在身旁那个瘦弱青年的肩膀上。忽然大厅里的灯光灭掉,只剩桌上快要熄灭的蜡烛带给人们一丝微弱的光亮。这表面上是一场盛大的拍卖会,但在这背后又有多少数不清的邪恶与黑暗在等待着人们。

  

     “今天我们的第一件拍卖品是一件从公海打捞上来的明代柴瓷一件,起拍价八百万欧元。”这件珐琅茶杯的釉面光泽,温润如玉,在聚光灯下散发出碧玉一样的清绿色。都说柴瓷是“天下第一瓷”,比得过清代最高级别的青花瓷和汝瓷,一套好的柴瓷甚至价值连城,即使是柴瓷的碎片也值得大户人家倾家荡产。但在坐的所有人,甚至都没有兴趣往那瓷器上瞟一眼,更不愿花几百甚至几千万买一件不能用,不能卖,只能放在家里观赏的瓷器。

  


        以至于前几件瓷器一起跟着被人冷落,台上的‘小丑’,好似是为了迎合台下各位老爷的兴趣似的,知道台下的每一位宾客都大有来头,即使是宾客身旁跟着的几位保镖也只能看出训练有素,如果得罪了其中一位,更是连全家的命都陪上也远远不够。从第十件拍卖品开始,便渐渐的增高了价格,恢复了拍卖会应有的氛围。

  

       "我们的第十一件拍卖品是乔治四世的玫瑰手枪,枪支外壳是由300颗一克拉的碎钻点缀而成,起拍价四百万欧元",过了几秒钟,闻劭缓缓举起手中的牌子,微微点头示意,


       “六百万欧元。”

 

     此话一出,台下的人微微躁动。黑桃K是典型的实干派,平常不会无缘无故的买一个没有子弹的空壳,还肯花600万欧元。

  

        就连江停都忍不住看向闻劭:“你买这个干什么?”

  

       “为了配我们红皇后的气质。”

 

    “可是这是乔治四世送给他的未婚妻的,我又不是女的。”

  

       “这不重要,我是要把它拍下来送给我的红皇后的。”

   

        教堂的钟声刚刚敲响第十下,小丑立马宣布拍卖结束,并在台上恭候宾客离开。等到多数人流散开之后。小丑站起身,将厅内的灯光调的更暗些了,他从台下拎7上来一个小小的保险箱,在众人的注视下轻轻将它打开,两袋亮蓝色的‘蓝金’发出妖颜魅惑的光泽。


  尘世间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突然一阵警报声响起,众人皆惶恐的看向小丑,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不绝于耳,有人甚至不管不顾的四处乱冲,想要逃离这里。


  只短短的几秒钟以后,几位全副武装的特警从四面八方冲进来,团团围住大厅。为首的那人衣着得体,只配了一把手枪,金丝框边的眼镜里满是沉着和处事不惊。


  那是秦川。


  江停的瞳孔骤然一缩,最近几年秦川不是在黑桃K的手底下做事吗?恭州那边虽然知道秦川是黑警,但因为秦川之前的重大立功表现判定他是以三级警督的身份在那年的爆炸案中牺牲了。他,他又怎么会又一次以警察的身份出现在江停的面前呢?


  “好久不见,江支队长。


  江停惨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秦川便自顾自的说起来。


  “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能再次做回警察吧。这份工作对我而言很重要,不管是在缅甸还是中国大陆,最起码警察的身份能给我铺一条后路。三年前我就在吕局那儿打好招呼了,通过社会招考进的建宁市公安局。我和他们之前都认识,相信在这方面瞒过刘局还是很容易的。”


  “砰——”没装消音器的枪声是震耳的,硝烟顿时弥漫整个会场。台上的小丑突然大叫一声,随即跌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一颗子弹穿透他的胸膛,脸上的面具被人摘下,丢在一旁任人践踏。


  “啊!——”大厅内的尖叫声不绝于耳。


  江停连尸体都没顾得上看一眼,飞速跑上二楼与黑桃K回合。

  “你去哪了,刚刚怎么没看到你。”闻劭

表面平静,情绪并没有被一具 shi 体而惊起一丝一毫。

  “秦川来了。”江停同样是内心波澜不惊。


  “哦,是吗?”闻劭接来手下递上来的保险箱,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对准保镖一人一下点射,还没等保镖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结束了生命。


  闻劭望了望台上新鲜的 shi 体,低下头微微叹了口气,"可惜了,不过死了就死了吧。"他牵起江停的手,向门外大步走去。


  “他们的生命哪有你重要。”



最近忙一点三次元的事,

没来的急写,让大家久等啦~

感谢大家,

求一个红心心和蓝手手~



KQ 红与黑 (4)

ooc预警

邪教预警

上文详见红与黑(3)同一个合集哦




“可那毕竟是你的父亲。”‘鲨鱼’总是在生意快要谈不拢时,打一手亲情牌。

 


 "在这个世界上,我或许只有江停一个兄弟。"闻劭说完望向江停,眼底忽然闪出一丝温柔。

  

“你,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鲨鱼’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闻劭,大声喊着;“我们两家做了多少年生意了,怎么能说反悔就反悔呢! 我记得咱们之前谈的可不是这样的。”‘鲨鱼’’显然是被小辈大不敬的举动给气的不轻,身体不受控制的撞在木制的扶手椅上,发出‘咚’的一声。

 

    闻劭站起身,慢慢地走到‘鲨鱼’的身后,拿起‘鲨鱼’面前的一把餐刀,对着‘鲨鱼’脖颈上的动脉用力插了进去。‘鲨鱼’惊恐的睁大的眼睛。动脉的压强让长桌上顿时溅上了猩红的血液。‘鲨鱼’的嗓子里发出“咯,咯”的声音,随着闻劭把餐刀拔出,‘鲨鱼’便趴在长桌上,没了呼吸。

  


        闻劭拔出那把尚带着血肉的餐刀,随意的扔在地上,又拿起面前的一张手帕,仔细地把溅满血的手指擦干净。漫不经心地对着‘鲨鱼’的  shi  体道“说话就说话,别大声嚷嚷。”

  

        对面的人显然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被闻劭这一举动吓得不轻。颤颤巍巍的就要拿起手枪,一数的对准闻劭的额头。此时的江停,将那把92式握在手里,上好了膛。

  

    

        江停的枪法是不容人反应的。即使江停在床上躺了三年,但做警察的底子没有落下,几下漂亮的点射,每一枪都正中眉心,几声枪响过后,狭小的房间里顿时躺了十几具尸体。金杰刚想出手制止,闻劭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管。短短几十秒过去后,对面的那一方只剩了波叔一个活人。波叔是吴吞的心腹,曾经也做为花草A的最信任的手下,为他做事。但是由于他始终偏向黑桃K,而使他的地位大不如从前。他虽说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曾经也从虎口逃生过,从上一任毒  xiao  的追杀中侥幸活下来,但是看见自己昔日当做儿子生活在一起的那个人反目,成为了金三角地区独占鳌头的黑桃K时还是忍不住从心里害怕。

  


       波叔把手里的枪发着抖举到黑桃K面前,“那个红皇后到底有什么能耐,能让你这么纵容他。你当时要是顺着你父亲的意思,说不定他会原谅你的,也不会闹成今天这个局面。”

  "是吗?我是看在你之前待我不薄的份上勉强不杀你,可是今天看来,可惜了。"闻劭从金杰的后腰中缓缓掏出一把手枪。

  “对不起了,波叔。”

  又是一声枪响。

  “红皇后是你能叫的吗?”

  “走吧”他招了招手,后面的手下全部跟了上去,“把这些‘蓝金’销毁了吧,沾了血的赃物配不上我的红心Q。”

 

     闻劭一手揽过江停的肩膀,大步迈出房间, 向那辆停在夜色中的防弹吉普车走去。

  “红皇后只能是我来叫。”



摸鱼快乐家人们~

厚着脸皮来求红心心和蓝手手~

爱你们么么~

KQ 红与黑 (3)

人物归淮上,ooc还是我的

闻劭×江停      邪教预警

老规矩先放一半有人看把另一半也放上



“江停,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永远不回中国大陆,呆在缅甸了吗?”江停将旁边的垛掀开,原来那只是一层薄薄的草皮,墨绿色的草皮下,一辆黑色的防弹越野车赫然出现在眼前。江停从黑桃K的口袋里摸出了一把92式手枪,低头钻进了车内。就算是默认了。

  闻劭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红心Q终于回来了。

  

  黑桃K着急当天晚上动身是因为他在缅甸的一笔交易还未完成。说是交易,其实在吴吞被黑桃K那一方势力杀害前,吴吞靠着一些不太光明的手段,从刚刚回国的黑桃K那里抢来了‘蓝金’的芬太尼化合物配方,并且研制出了更简易的配置方法。而他们今天要见的那些人正是‘草花A’剩下为数不多的信徒。所谓的交易也只是他们表面上做的形式罢了,其实实际是想通过交易获取‘蓝金’的简易配方,以获取更大的利益。

 

  “你还好吗?为什么脸色这么白?”闻劭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的江停。江停脸色极度苍白,额头上冒着虚汗,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刚刚从深度昏迷中苏醒,又加上一整天的舟车劳顿,这会又到了去交易地点的路上才好不容易睡过去。



   ‘草花A’的那些信徒领头的代号‘鲨鱼’,‘鲨鱼’在吴吞手下叱咤了将近二十年,如今早已过了知天命之年。面色惨白,两只眼球混浊腥黄,眼睛深深地陷在眼窝里,鬓角两侧的头发斑白,瘦削的四肢上满是突起的青色血管,隐隐有要溃烂的迹象,这一定是常年被上好的白货养着的主,虽然此人才只四十岁,但神态却犹如一位花甲老人。

 

 房间里是一张长桌,一边是‘鲨鱼’和吴吞的几位信徒,另一边是江停和金杰,昏暗的灯光照的几人脸色都不太好,桌上的蜡烛摇曳,忽明忽灭,没有一个人说话。

 

  “吱呀”的一声,沉重的木门打开了。从外面走进了一个身材高挑的身影,他拉开了长桌尽头的一把椅子坐下,盯着江停苍白的脸颊,眼神里是无尽的关心。

 

 "既然大家都来了,那我就直说了。蓝金是我发明的,后来市面上流通的‘蓝金’也都是从我这里卖出去的。五个亿的美金,换你一份分子式配方。再出五个亿是你制造‘蓝金’的工厂钱。从此咱们分道扬镳,我不再往国内销货。怎么样?"闻劭挑眉,直勾勾的盯着‘鲨鱼’,眼神里满里同样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

  

   “话说的太绝了吧。我们以后还是要合作的,还是请不要撕破脸的好。”‘鲨鱼’忍不住出来劝和。

 

 "我们并不需要你们的合作。我们有自己的销路,有自己的工厂。其实这合作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对你们有好处罢了。"

 

 “可那毕竟是你的父亲。”



      父亲?一个父亲会忍心把自己的亲生儿子丢下不管不顾吗?

      父亲会做那么多对不起家庭的事业吗?


      tbc.

 


今天写学校里事好多,忙忘了晚上躺床上逛lof才想起来我还没更新……


希望大家还记得我哦~

求一个关注么么~




KQ 红与黑 (2)

人物归淮上,

ooc归我

闻劭×江停  邪教预警

还是那句话,不喜欢看左上角谢谢


翌日,江停站在了一个巴洛克风格的大厅里,想必这就是黑桃K的在云南的基地。


大厅里有几十号人,-水的黑衬衣黑衬裤。一看就都是黑桃K心腹中的心腹。等到黑桃K走到大厅中央的时候,人声鼎沸的大厅霎时安静下来。毕竟谁也猜不准老板的心思,只要照做就是了。但是今天,每个人都很好奇那个站在黑桃K身边的,面色苍白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男人到底有什么来头,能够站在金三角地区最有钱有势同时也最危险的大毒枭身边,与他平起平坐。

  

“这位就是红心Q。我曾说过,江停是我唯一的兄弟,我的财富,权柄都与他平分。今后他的地位在集团与我相等,也是我唯一的红皇后。”此话一出口,下面的人虽不敢小声议论,但从表情不难看出,他们对于突如其来的“红皇后”依旧存疑。毕竟红心Q在闻劭那里是个禁忌,谁也不能提起这个名字。只是碍于老板的面子无法当面说出口而已。不过既然是老板亲口所说,大多数还是选择了相信。

 

 红心Q,这位集团最神秘的成员,大家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只是知道他曾经在吴吞手下担任很重要的职位,所以对于闻劭为什么在与自己父亲针锋相对的日子里还是义无反顾的想要江停回来而频频议论。有人说她是靠美  se  上位,勾引了吴吞又回来找闻劭,也有人说,这次闻劭让红心Q回归,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  si  欲罢了。



然而大家不知道的是,在二十多年前,闻劭没有把唯一的一根救生绳让给江停开始,黑桃K对红心Q长达二十年的抢夺和占有已经在闻劭心中生根发芽,他想把江停捆绑在自己身边。

  

他想占有江停,让江停成为他一个人的宝物,高尚而圣洁。

  


       "柯柯。"这是江停二十年后第一次叫闻劭的小名,这个名字闻劭只许江停一个人叫。

 

     “嗯,我在。”

    忽然间,江停的思绪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回到了他与儿时的黑桃K初见的地方。

  

        “I've seen this world, done it all, had my cake now."

  

          "but diamonds brilliant, and bel'air now."

 

      那是一个傍晚,儿时的闻劭站在小河边上,头顶上渐渐落下的火烧云将周围大片大片的罂粟田染上猩红色,像是告诫着人们沾染上毒品的可怕,以及地下王国的恐怖统治。低气压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工业废料的铁锈味——那是过度使用罂粟的气味。但他像是没看见一样,只一心为那个福利院里的小男孩拉着小提琴,直到太阳落山。

 

   纵然这世间千疮百孔,天翻地覆;纵然你我青春不再,年华老去;我还有你寻便千山万水,踏破生死之际。再次相遇之前,谢谢你带我回到这人世间。

 

 "Hot summer night, mid July,

 

  When you and I are forever young.

    

    Will you still love me if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if I'm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闻劭低沉的嗓音唱出了江停心中所想。

     

       江停盯着闻劭深棕色的的瞳孔,与记忆里那个深邃的眼神重合。我知道,我再也不会背叛你了。

 

 “Yes, of course I will.”

                                                                                      

   FIN.



没想到也会有人看诶,感谢大家~

评论区来捉虫吧~

厚着脸皮求关注~


KQ 红与黑(1)

人物归淮上

ooc归我

邪教预警 严江过激粉别来

不喜欢看的善用退出键 大家好聚好散




三年后,

中国,云南省昆宁市,

中国西南部边境。

 


    江停睁开了双眼,本身皮肤就雪白的他因为重度昏迷更显出几分苍白无力。

他已经躺了整整三年,身边的同事,上司都认为他与“铆钉”一同死在了那场震惊整个恭州的爆炸案中,就连公安内网也登记了‘三级烈士’。


       可谁又知道,三年后的今天他又现身于缅甸。“铆钉”,不如说是闻劭,又或是黑桃K,此时正站在他江停面前望着他,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开心亦或是喜悦,甚至是惊讶。唯有那一动不动,一直停留在江停脸上的目光暴露了黑桃K此时的心情——

  他盼望这个人醒来。

  

       “江停,你醒了。”

  “嗯。”江停看了看房间内的布置——像是欧洲中世纪的风格,会是闻劭喜欢的。

  

闻劭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木制小盒子,放在江停的枕边。盒子里是一只戒指。戒指上面镶嵌了一颗红色鸡血石,素圈的内侧刻着“TING”四个字母。可想而知便是完完全全给江停定制的。

  


       这是他们在三年前就做好的约定。

  

       只要交易完成,闻劭就不再染指国内的任何事务,和江停一起定居于缅甸或是美国,江停也不再是恭州禁毒支队第一支队队长,而是闻劭一个人的红心Q。可是那一场爆炸案毁掉了他们所有的约定,闻劭逃离云南,离开中国边境。江停昏迷三年,直到今天。

  闻劭把那枚戒指取出,郑重的戴在江停的无名指上。低头在江停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欢迎回来,我的红皇后。”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看这种风格,先放一点,五百来字

点赞评论多的话把另一半也放上~

欢迎大家评论区捉虫~


一些个人介绍

本人青花鱼,想叫鱼鱼也行

全网同名,大眼仔和熬3上应该也能搜到

停车场在熬3,有兴趣去看看


私信看到会回,点梗有感兴趣的就写



主混耽美,(墙头也蛮多)

娱乐圈里磕金檀,博肖(这部分暂时不会写哦,想看的去私信我,我可以试试)



性格还算是不错

希望会有人帮我捉虫给文提建议

建议都会看,但是不一定改



大概率不会日更哈,

看的人多了自然会多更哒~



最后说一声全部都是同人文啊喂

只借鉴原著,

想要转载需要提前告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