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鱼鱼鱼鱼

嗯没什么个人介绍,去看主页置顶

KQ 红与黑 (3)

人物归淮上,ooc还是我的

闻劭×江停      邪教预警

老规矩先放一半有人看把另一半也放上



“江停,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永远不回中国大陆,呆在缅甸了吗?”江停将旁边的垛掀开,原来那只是一层薄薄的草皮,墨绿色的草皮下,一辆黑色的防弹越野车赫然出现在眼前。江停从黑桃K的口袋里摸出了一把92式手枪,低头钻进了车内。就算是默认了。

  闻劭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红心Q终于回来了。

  

  黑桃K着急当天晚上动身是因为他在缅甸的一笔交易还未完成。说是交易,其实在吴吞被黑桃K那一方势力杀害前,吴吞靠着一些不太光明的手段,从刚刚回国的黑桃K那里抢来了‘蓝金’的芬太尼化合物配方,并且研制出了更简易的配置方法。而他们今天要见的那些人正是‘草花A’剩下为数不多的信徒。所谓的交易也只是他们表面上做的形式罢了,其实实际是想通过交易获取‘蓝金’的简易配方,以获取更大的利益。

 

  “你还好吗?为什么脸色这么白?”闻劭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的江停。江停脸色极度苍白,额头上冒着虚汗,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刚刚从深度昏迷中苏醒,又加上一整天的舟车劳顿,这会又到了去交易地点的路上才好不容易睡过去。



   ‘草花A’的那些信徒领头的代号‘鲨鱼’,‘鲨鱼’在吴吞手下叱咤了将近二十年,如今早已过了知天命之年。面色惨白,两只眼球混浊腥黄,眼睛深深地陷在眼窝里,鬓角两侧的头发斑白,瘦削的四肢上满是突起的青色血管,隐隐有要溃烂的迹象,这一定是常年被上好的白货养着的主,虽然此人才只四十岁,但神态却犹如一位花甲老人。

 

 房间里是一张长桌,一边是‘鲨鱼’和吴吞的几位信徒,另一边是江停和金杰,昏暗的灯光照的几人脸色都不太好,桌上的蜡烛摇曳,忽明忽灭,没有一个人说话。

 

  “吱呀”的一声,沉重的木门打开了。从外面走进了一个身材高挑的身影,他拉开了长桌尽头的一把椅子坐下,盯着江停苍白的脸颊,眼神里是无尽的关心。

 

 "既然大家都来了,那我就直说了。蓝金是我发明的,后来市面上流通的‘蓝金’也都是从我这里卖出去的。五个亿的美金,换你一份分子式配方。再出五个亿是你制造‘蓝金’的工厂钱。从此咱们分道扬镳,我不再往国内销货。怎么样?"闻劭挑眉,直勾勾的盯着‘鲨鱼’,眼神里满里同样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

  

   “话说的太绝了吧。我们以后还是要合作的,还是请不要撕破脸的好。”‘鲨鱼’忍不住出来劝和。

 

 "我们并不需要你们的合作。我们有自己的销路,有自己的工厂。其实这合作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对你们有好处罢了。"

 

 “可那毕竟是你的父亲。”



      父亲?一个父亲会忍心把自己的亲生儿子丢下不管不顾吗?

      父亲会做那么多对不起家庭的事业吗?


      tbc.

 


今天写学校里事好多,忙忘了晚上躺床上逛lof才想起来我还没更新……


希望大家还记得我哦~

求一个关注么么~




评论(5)

热度(135)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