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鱼鱼鱼鱼

嗯没什么个人介绍,去看主页置顶

KQ 红与黑 (4)

ooc预警

邪教预警

上文详见红与黑(3)同一个合集哦




“可那毕竟是你的父亲。”‘鲨鱼’总是在生意快要谈不拢时,打一手亲情牌。

 


 "在这个世界上,我或许只有江停一个兄弟。"闻劭说完望向江停,眼底忽然闪出一丝温柔。

  

“你,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鲨鱼’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闻劭,大声喊着;“我们两家做了多少年生意了,怎么能说反悔就反悔呢! 我记得咱们之前谈的可不是这样的。”‘鲨鱼’’显然是被小辈大不敬的举动给气的不轻,身体不受控制的撞在木制的扶手椅上,发出‘咚’的一声。

 

    闻劭站起身,慢慢地走到‘鲨鱼’的身后,拿起‘鲨鱼’面前的一把餐刀,对着‘鲨鱼’脖颈上的动脉用力插了进去。‘鲨鱼’惊恐的睁大的眼睛。动脉的压强让长桌上顿时溅上了猩红的血液。‘鲨鱼’的嗓子里发出“咯,咯”的声音,随着闻劭把餐刀拔出,‘鲨鱼’便趴在长桌上,没了呼吸。

  


        闻劭拔出那把尚带着血肉的餐刀,随意的扔在地上,又拿起面前的一张手帕,仔细地把溅满血的手指擦干净。漫不经心地对着‘鲨鱼’的  shi  体道“说话就说话,别大声嚷嚷。”

  

        对面的人显然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被闻劭这一举动吓得不轻。颤颤巍巍的就要拿起手枪,一数的对准闻劭的额头。此时的江停,将那把92式握在手里,上好了膛。

  

    

        江停的枪法是不容人反应的。即使江停在床上躺了三年,但做警察的底子没有落下,几下漂亮的点射,每一枪都正中眉心,几声枪响过后,狭小的房间里顿时躺了十几具尸体。金杰刚想出手制止,闻劭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管。短短几十秒过去后,对面的那一方只剩了波叔一个活人。波叔是吴吞的心腹,曾经也做为花草A的最信任的手下,为他做事。但是由于他始终偏向黑桃K,而使他的地位大不如从前。他虽说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曾经也从虎口逃生过,从上一任毒  xiao  的追杀中侥幸活下来,但是看见自己昔日当做儿子生活在一起的那个人反目,成为了金三角地区独占鳌头的黑桃K时还是忍不住从心里害怕。

  


       波叔把手里的枪发着抖举到黑桃K面前,“那个红皇后到底有什么能耐,能让你这么纵容他。你当时要是顺着你父亲的意思,说不定他会原谅你的,也不会闹成今天这个局面。”

  "是吗?我是看在你之前待我不薄的份上勉强不杀你,可是今天看来,可惜了。"闻劭从金杰的后腰中缓缓掏出一把手枪。

  “对不起了,波叔。”

  又是一声枪响。

  “红皇后是你能叫的吗?”

  “走吧”他招了招手,后面的手下全部跟了上去,“把这些‘蓝金’销毁了吧,沾了血的赃物配不上我的红心Q。”

 

     闻劭一手揽过江停的肩膀,大步迈出房间, 向那辆停在夜色中的防弹吉普车走去。

  “红皇后只能是我来叫。”



摸鱼快乐家人们~

厚着脸皮来求红心心和蓝手手~

爱你们么么~

评论(7)

热度(107)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