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鱼鱼鱼鱼

嗯没什么个人介绍,去看主页置顶

KQ 红与黑 (2)

人物归淮上,

ooc归我

闻劭×江停  邪教预警

还是那句话,不喜欢看左上角谢谢


翌日,江停站在了一个巴洛克风格的大厅里,想必这就是黑桃K的在云南的基地。


大厅里有几十号人,-水的黑衬衣黑衬裤。一看就都是黑桃K心腹中的心腹。等到黑桃K走到大厅中央的时候,人声鼎沸的大厅霎时安静下来。毕竟谁也猜不准老板的心思,只要照做就是了。但是今天,每个人都很好奇那个站在黑桃K身边的,面色苍白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男人到底有什么来头,能够站在金三角地区最有钱有势同时也最危险的大毒枭身边,与他平起平坐。

  

“这位就是红心Q。我曾说过,江停是我唯一的兄弟,我的财富,权柄都与他平分。今后他的地位在集团与我相等,也是我唯一的红皇后。”此话一出口,下面的人虽不敢小声议论,但从表情不难看出,他们对于突如其来的“红皇后”依旧存疑。毕竟红心Q在闻劭那里是个禁忌,谁也不能提起这个名字。只是碍于老板的面子无法当面说出口而已。不过既然是老板亲口所说,大多数还是选择了相信。

 

 红心Q,这位集团最神秘的成员,大家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只是知道他曾经在吴吞手下担任很重要的职位,所以对于闻劭为什么在与自己父亲针锋相对的日子里还是义无反顾的想要江停回来而频频议论。有人说她是靠美  se  上位,勾引了吴吞又回来找闻劭,也有人说,这次闻劭让红心Q回归,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  si  欲罢了。



然而大家不知道的是,在二十多年前,闻劭没有把唯一的一根救生绳让给江停开始,黑桃K对红心Q长达二十年的抢夺和占有已经在闻劭心中生根发芽,他想把江停捆绑在自己身边。

  

他想占有江停,让江停成为他一个人的宝物,高尚而圣洁。

  


       "柯柯。"这是江停二十年后第一次叫闻劭的小名,这个名字闻劭只许江停一个人叫。

 

     “嗯,我在。”

    忽然间,江停的思绪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回到了他与儿时的黑桃K初见的地方。

  

        “I've seen this world, done it all, had my cake now."

  

          "but diamonds brilliant, and bel'air now."

 

      那是一个傍晚,儿时的闻劭站在小河边上,头顶上渐渐落下的火烧云将周围大片大片的罂粟田染上猩红色,像是告诫着人们沾染上毒品的可怕,以及地下王国的恐怖统治。低气压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工业废料的铁锈味——那是过度使用罂粟的气味。但他像是没看见一样,只一心为那个福利院里的小男孩拉着小提琴,直到太阳落山。

 

   纵然这世间千疮百孔,天翻地覆;纵然你我青春不再,年华老去;我还有你寻便千山万水,踏破生死之际。再次相遇之前,谢谢你带我回到这人世间。

 

 "Hot summer night, mid July,

 

  When you and I are forever young.

    

    Will you still love me if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if I'm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闻劭低沉的嗓音唱出了江停心中所想。

     

       江停盯着闻劭深棕色的的瞳孔,与记忆里那个深邃的眼神重合。我知道,我再也不会背叛你了。

 

 “Yes, of course I will.”

                                                                                      

   FIN.



没想到也会有人看诶,感谢大家~

评论区来捉虫吧~

厚着脸皮求关注~


评论(4)

热度(143)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